节流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节流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夹板人生青年蒋介石曾视家庭为魔障

发布时间:2019-09-30 20:52:36 阅读: 来源:节流阀厂家

夹板人生 青年蒋介石曾视家庭为魔障

日记抒发苦闷

1921年前后,蒋介石和毛福梅的关系变得越加紧张,甚至闹到不肯与毛福梅同床的地步。1921年1月22日,蒋介石终于从外地回到溪口家中,不料他刚见毛福梅就感到不胜其烦。这一时期的蒋介石,早把当初与毛福梅结婚时夫妻俩曾有过的和美往事忘在脑后了。蒋介石当时的心理,诚如他归乡当夜在日记中写的一样,与毛福梅关系已到势如水火的地步。

蒋日记中说: 正午到家,见妻而面有怒容,见母而心咽悲酸。家庭之于人生,实为一大魔障。 由于蒋介石与毛福梅感情不和,他当天在溪口家中仅仅逗留几小时,便马上返回奉化县城去了。正如他所记: 二时半别母,五时半回城舍。

蒋介石独自在奉化县城居住。他在1921年4月3日的日记里写道: 经国母子不遵教回家,见其母之人影足音,嫌恶之情不可制止。而又惜爱其子,不准教训,与我为难,痛恨之心,无以复加。逼我争斗,竟与我对打。

此恨终生不能忘却,决计离婚,以蠲痛苦。殴打之后,自伤元气,诚自寻痛苦,犯不着也。当日即令妻妾大小儿子均出去,以清家规。为此终生怨恨母亲,亦无所惜也。

这表明蒋介石这次好不容易回奉化,他和毛福梅的关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因一语不投,再次发生争吵。而两人争吵之中甚至发生了对打。毛福梅从小生在农家,情急之时,也难免动粗,这就给她和蒋的紧张关系雪上加霜。蒋介石在这次夫妻对打后,首次在日记上表明了他的决绝态度: 离婚 !自此蒋、毛的夫妻关系再未和缓。

见到毛福梅 几欲晕厥

因蒋母病体日渐沉重,自幼视母为至尊的蒋介石,深知母病与他频繁和毛福梅争吵离婚有关,因而不得不对送离婚书一事有所收敛。看到母病日危,蒋介石决计暂且放过毛福梅,准备视母病情轻重再作主张。他耐着性子坚持了数日,直到5月4日因又见了毛福梅,心中勃然气恼,当天他写日记时把满腔愤恨发泄于纸上。他写道: 晨五时起,登文昌阁,伫眺风景。

回家见毛氏犹在,为之晕厥,痴呆半晌,又发暴性。不顾母之有病也。 此时的蒋介石和毛福梅,已经到了见影骂影的紧张地步。蒋母纵有家威家法,也怕难以挽救毛福梅最后的可悲归宿。蒋介石在当天的日记中再写道: 环境难打破,只有出俗为僧而已。 蒋氏求离不得,为彻底摆脱毛福梅,他甚至情愿出家当和尚了。

蒋介石尽管生性桀骜、冥顽不灵,可他对母亲王氏却自幼孝顺如一。由于他和毛福梅的婚姻是王氏一人主持操办的,所以蒋介石婚后纵然对毛福梅有一百二十分的愤懑不悦,只要母亲健在,他就只能违心维持痛苦的夫妻关系。

1921年蒋母病逝前,蒋介石于5月从上海回到奉化溪口。4月30日蒋介石早在回故乡之前,就在日记中流露出厌家之心。当然,蒋之所以厌恶回家,说到底就是厌恶毛福梅一人。当天蒋写下这样的心态: 家事如沸,思之郁闷。非出家远游不克免尘俗之累!

华信信托

教育行业获客渠道

百度关键词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