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流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节流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百名瑶民深山种柑脱贫盖楼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赞不绝口草树

发布时间:2020-10-19 04:49:42 阅读: 来源:节流阀厂家

百名瑶民深山种柑脱贫盖楼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赞不绝口

在11月13日第四届惠州现代农业博览会上,袁隆平看到惠东中润柑桔合作社的展架上“山瑶脆柑”,停下脚步问什么是山瑶脆柑。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程萍告诉他,这是广东特产——皇帝柑。

袁隆平(图中)品尝山瑶脆柑

“好吃,好甜”,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品尝山瑶脆柑后,对山瑶脆柑的口感连连称赞。在13日第四届惠州现代农业博览会上,袁隆平看到惠东中润柑桔合作社的展架上“山瑶脆柑”,停下脚步问什么是山瑶脆柑。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程萍告诉他,这是广东特产——皇帝柑。瑶胞递上切好的山瑶脆柑请他们品尝,袁隆平对山瑶脆柑甜脆的品质更是赞不绝口,连说“好吃,好甜”。

袁隆平(右前一)和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程萍(左前一)品尝山瑶脆柑

11月13日,以“智慧农业、品质生活”为主题的第四届惠州现代农业博览会于惠州会展中心隆重开幕。据了解,此次博览会将向外界重点展示惠州近年来的现代农业成果, 突出“品牌·智慧·生态·创意”四个亮点,展现惠州农业新品种、新技术、智慧菜篮子、物联网、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与溯源平台、农产品电子商务等多元发展特点,吸引万千宾朋共享惠州现代化农业盛宴。

从展会现场来看,第四届博览会展会可谓足够“大气”。据了解,此次展会总面积2.6万平方米,面积比上届增加一倍,包括三大展示区(现代农业综合展示馆、县区及市直部门综合展示馆、室外农机展示区)和四大展销区(惠州农业龙头企业特装展销馆、惠州农业企业标准展销馆、周边地区品牌农产品展销馆、室外美食长廊),共有标准展位414个。

除了场馆“大气”外,参加这次展会的嘉宾更是“高大上”。此次参加本届农博会的不仅有广东省直和惠州周边12个市的领导嘉宾、省内知名农业院校和科研院所的嘉宾。展会还邀请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著名土壤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其国,动物传染病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刘秀梵,台湾、以色列的农业界人士以及华南农业大学和阿里巴巴集团的专家也出席了农博会,可谓星光熠熠。

叶少东与他的瑶胞伙伴

在农博会上,一个展示贡柑的展位,一群身穿特色少数民族服饰的瑶族同胞格外引人注目。据了解,这群瑶胞便是近日极其火爆的“山瑶脆柑”背后的“操盘手”。近日,经南方日报以及南方农村报等媒体深度报道,山瑶脆柑背后“汉瑶同心,共同致富”的故事得到广泛传播。自11月2日,山瑶脆柑得到南方日报,南方农村报等媒体报道后,各大网站也相继转发有关报道。翌日,南方都市报也推出《褚橙之外,还有哪些橙子特别有故事?》也对山瑶脆柑进行概述报道,“山瑶脆柑背后是非常感人的扶贫故事,还有汉族瑶族携手建设家乡的深厚情谊在其中。 脆柑果肉脆爽,爽口化渣,清甜低酸。”同时惠州日报等惠州媒体也陆续对山瑶脆柑进行报道。见报后,中润合作社理事长叶少东更是名声在外,许多人都想认识他,和他谈合作、向学习种柑经验。据悉,找叶少东求购贡柑的电话比以往多一倍,果园每天有几波种植户参观学习他的种植管理模式。

短短两三天,山瑶脆柑就迅速火爆起来,仅十多天时间,通过电商渠道就累计卖出1000多箱。很多消费者表示,没想到青青的果子竟然能这么清甜,爽脆好吃。为了让广大市民可以品尝新鲜优质的山瑶脆柑,瑶胞们特意参加此次农博会,并写下感谢信,以感谢近日来市民对山瑶脆柑的关注。

随着山瑶脆柑迅速火爆,便引发网友热议,有种植户甚至感叹:难道山瑶脆柑要“取代”贡柑了?肇庆德庆县柑桔协会会长欧伟表示,贡柑是德庆的柑桔特色品种,其特色就是爽口化渣。贡柑引种到德庆县,注重有机质肥料施用和肥水管理,德庆贡柑皮薄光滑,肉质脆嫩无渣,清甜爽口,香蜜浓郁,风味极佳。德庆贡柑获得过“中国柑王”的称号,品牌广受外界认知。

其实山瑶脆柑与贡柑走不同细分领域,即使贡柑,不同品牌要有各自的市场和宣传方式。山瑶脆柑就是一个品牌符号,就像冰糖橙中有云冠冰糖橙,永兴冰糖橙,还有褚橙。当褚橙卖火了,反而促进云南华宁周边冰糖橙的销售,能提高冰糖橙的知名度。德庆贡柑是区域公共品牌,山瑶脆柑深挖自身内部文化,两者不相冲突,山瑶脆柑的火爆,也有利提升贡柑的知名度,助力贡柑的销售。据悉,惠州很重视贡柑的种植,也给与较大的支持。

新闻链接:

百名瑶民深山种柑脱贫盖楼 月入过万秒杀白领(组图)

如今,有23位山瑶人在白盆珠镇给叶少东管理果场,他们大多数人已经通过种柑脱贫致富,纷纷盖了新房走向更好的生活。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 江玲)当下尚未入冬,绿油油的贡柑已挂满枝头。最近一个星期,广东省惠东县白盆珠镇的柑橘种植户叶少东和一众工人都绷成了一根弦,为了抢在贡柑将黄未黄的最好品相时售出,工人们自觉地加紧采摘。他则马不停蹄地与各路经销商接洽,两相配合,不停地将一车车的新鲜柑果销往全国。    3个柑园,6万多棵树,1000多亩地。一天下来,叶少东在心中将各处报来的采收量一加,已有4万多斤。这样规模的产量,谁能想到,背后只有23位瑶族工人。没有契约,不靠规章,山瑶们埋头做事,心照不宣,贡献最高效率。    过山瑶是深山瑶族的一个支系,距惠东1100公里的云南文山富宁县板轮乡,就是柑园里所有山瑶的家,也是叶少东的第二个家。八年来,已有好几批山瑶走出寨子,来到他的柑园,小有积蓄的便回寨盖房,换了其他人出来。与此同时,叶少东的贡柑产业也在快速拓展,成为当地屈指可数的种植大户。贡柑成了他和西南边陲文山瑶族村寨之间的纽带,两种文化在这里交织碰撞。    工人在采摘贡柑。    初到果场的山瑶人,都要先跟着叶少东学一阵子。      结缘患难相惜结深情    吃过早饭,山瑶候国恩与老伴熊燕就出现在了柑园里,正值一年最忙碌也是最关键的收果阶段,他们必须提早些工作,才能争取多采些果子。一天紧赶慢赶,他们和儿子、儿媳以及一个老友,足足交出了一万斤的货。看着太阳还没下山,他惦记着给几棵果树施肥,又急匆匆拉着老伴去了。    候国恩与老伴过来叶少东的柑园已有1年多时间,他家和另外4个家庭,共同承包了三处柑园,分区域打理。在此之前,他们在珠海打工,相形之下,候国恩坦言还是种柑比较舒服,工钱虽然低一点,但比较自由。    现在果园打工的5户山瑶,都是一家三代一起过来,在果园边上住着,大人们种柑,小孩就在附近学校上学。长期以来,叶少东与山瑶保持着相互忠诚的维系,他的柑园从不缺工人,新来的人只需告诉他预备干多久,交个底,连合同都免了。山瑶们从不管叶少东叫老板,男女老少都亲切地称呼他“大哥”。在惠东,“大哥”给他们提供住宿和一切日用品,购买意外险,但凡山瑶们有需要的,就连小孩读书、老人生病、来往路费、老家建房等一应生活诸事,也由他出面解决。    作为回报,山瑶们奉献了他们的勤劳。这么多年来,叶少东主抓果园总体技术和病虫害管理方案,实际工作均由山瑶管理,平时空余才到果园转转,检查工作措施落实情况。虽是这样松散的管理,山瑶们却是竭心尽力,干活从来不含糊,也从不推诿,着实让他省了不少心。    这些山瑶,多数由他们的族人张乾发介绍过来。叶少东本是白盆珠水库发电厂的工人,由于轮班制的原因,早年在空闲时便着手做起副业,承包了一些山头开荒的工程。2005年,他在五华种桉树,结识了二十来岁的瑶族小伙张乾发,看着小伙勤快肯干,便常请他帮忙。    张乾发说,叶少东很照顾工人。有一次,他兄弟被山猪误伤,大半夜他打了几个老板的电话都没人理会,只有叶少东赶了过来,帮他处理难题。此后,张乾发心中便认定了叶少东,经常将自己的兄弟拉过来给他帮忙。2009年,叶少东开发第二个果园,他带着兄弟打出了300多亩地。后来,叶少东父亲过世时,张乾发又自发带了20多人到他老家帮忙打理事务,之后两人成了结拜兄弟。    与张乾发相好的几个兄弟,同样对叶少东心存感激,他们陆续将寨里的人请出来,给“大哥”帮忙。慢慢地,园里的工人都换成了清一色的山瑶,他们之间非亲即故,互敬互爱,在惠东形成了一个稳定的集群,每逢三月三、七月七等瑶族大节日,山瑶们便遵循风俗,相聚在一起喝酒狂欢。    八年来,近百名瑶民远离家乡,先后来到惠东,帮叶少东种出了无数的佳果。每每说起这份情谊,他总是无限感激。  创业科学管理快发展    凭着十多年的荔枝种植经验,叶少东于2004年开始种柑,按照“大水大肥”的管理思路,他去往多个管理到位的大果场参观学习,在风云变幻的市场中慢慢摸索。即便是在这样前景未卜的创业初期,他还是大胆雇用了刚从深山里走出来的山瑶们。    叶少东认为,瑶民虽然文化程度低,但更能吃苦,只要足够勤快就能做好事情。“核心技术由我把控,根据天气和果树生长情况制定具体的管理措施,工人认真执行就好。”他手把手教山瑶种植流程,要求新手跟着老员工贴身学习半个月,掌握如何施肥、打药以及保产增量,不同药剂还要讲究技巧,做到省工省力又高效。    在柑橘品类中,贡柑是出了名的矜贵,一缺肥就容易黄果、落果,对水的要求也高,掌控不好就容易出问题,非下苦心管理不可。然而,偏偏是开头的几年,受极端低温天气影响,加上病虫害暴发,果价低迷,收成一直不理想。特别是2008年,柑园的春梢和幼果就因为“褐斑病”大量脱落,严重减产,损失超过40万。    “辛苦管柑这么多年,果场才开始有些收入,若是就此放弃,那真是都打水漂了。”面对资金困境,叶少东还是咬咬牙,找朋友借钱和银行贷款,加强柑园的投入和管理。虽然当年收成少,山瑶原本只能领到1800元/月的工资,叶少东硬是补到了2300元/月,激励他们更认真地落实贡柑的管理措施。    与此同时,叶少东越发注重果场管理,千方百计改善种植技术,他采用集约化生产,靠有机肥保证果品质量,每年每株果树至少用上30斤有机肥,还淋施氨基酸或腐植酸水溶肥,确保根系生长壮旺。柑园还保留了杂草,及时使用高效低毒药剂预防病虫害,整体生态环境得到改善,实现了“用好药、少用药”的良性生产模式。    2009年,惠东地区暴发炭疽病,原有的3000亩贡柑减产大半,其他种植户纷纷改种沙糖橘,只有叶少东和瑶民们坚持下来,逆势发展,将贡柑种得风生水起,年产达40万斤,一跃成为当地的种植大户。    叶少东和山瑶们种植的贡柑,因爽口清甜,肉质更脆,品质稳定,在市场上显示出较强的竞争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收购商上门预订,价格连年走高。“惠东这里只有我采取这个模式种植贡柑,只要土壤和气候等条件适合,用心种出来的贡柑,其实并不比所谓的原产地差。”叶少东说。

守望汉瑶互助早脱贫    近年来,得益于贡柑产业的稳步发展,辛勤劳作的山瑶们也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回报。4年前,山瑶张登一家跟两个朋友承包了叶少东的300多亩果园,对于踏实肯干的山瑶来说,种柑并不太难,每天除了打理柑果,也顺道种菜,养鸡,日子过得安稳满足。去年,小有积蓄的张登便跟叶少东提前预支了几万元工钱,将老家的瓦木旧房拆了,盖起了新房。    一直以来,山瑶按承包方式接管柑园,起初管理2年幼树,月薪是2200元,第三年起将能额外得到收益的30%,而挂果树的柑园承包者月薪1800元,每年提100元,另加10%的提成。山瑶们干活自觉,最多的一年能挣八九万,多数山瑶都是干上四五年,积累了一定存款就回家盖新房。    张登一家4口以往的年收入大概有12万,今年收成好,估计还能再高些,“这个数字,在我们老家是很高的水平了,多亏了大哥,我们才能提前脱贫。”据张登介绍,叶少东在他们村寨是很有威望的,目前就至少有20户给他打长工的人家,回乡如愿盖上了新房。今年,提前脱贫的人家还私下凑钱在乡里修了8公里的水泥路,家乡面貌焕然一新。    山瑶张登一家跟朋友承包了叶少东的300多亩果园,去年,他将老家的瓦木旧房拆了,盖起了新房。    “他们信得过我,我对他们也很放心。”叶少东认为,他与山瑶之间已经交付了足够的信任,曾经有一个山瑶,因家里有急事跟他借了7000元,好几年之后,他早将这事忘了,这位山瑶却带着妻子再次来到他这里,说没能凑够钱还他,愿意用劳力还债,后来,足足干了3年才离开。现在,1100公里之外的富宁瑶寨也成了叶少东的第二个家,每年,他都会抽时间去住上个把星期,“以前去云南主要是为了招工,现在就是回家”。    在叶少东看来,山瑶们老实,勤快,朴实,从不在工薪上纠缠,帮他节省了很多成本,也正是有了他们的鼎力相助,他的产业才能发展得如此顺利。“有技术,有人手,有渠道,我有信心种到2000亩,我们的生活肯定都会越过越好的。”    叶少东兴奋地说,为了表达他对山瑶们的感激之情,他想给贡柑重新命名,“就叫山瑶脆柑吧,全国只有我这里有!”

重庆眼科医院预约电话

杭州治眼科的费用

北京治疗口腔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