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流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节流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邱中建院士谈我国油气勘探开发的方向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54:06 阅读: 来源:节流阀厂家

邱中建院士谈我国油气勘探开发的方向

中国页岩气网讯:美国“页岩气革命”取得的突破,带来了勘探认识上的变化,从传统的源外圈闭勘探到大面积的源内、近源勘探,全球油气资源量大大增加。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加强非常规能源开发再成热点。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邱中建在接受中国石油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油气勘探要把握“油稳气快”的总基调,常规油气与非常规油气勘探齐头并进,同步加快发展。此外,油气勘探要坚持技术创新,解放思想,持续创新认识,为石油工业找准发展着力点,提供不竭发展动力。

记 者:近几年,全球和我国油气勘探开发取得了哪些重大进展?

邱中建:就全球范围来看,美国油气勘探开发事业进步明显,其“页岩气革命”撼动世界。依靠技术上的突破和认识上的革新,美国的页岩气、致密油、页岩油等非常规资源得以经济高效开发,油气产量增长很快。2006年,美国原油产量为3.1亿吨,天然气产量为5240亿立方米。2013年,美国原油产量为4.5亿吨,天然气产量为6882亿立方米,分别增长了45%和31%。其中,原油主要来自致密油、页岩油的增长,天然气主要来自页岩气的增长。

近年来,我国油气产量也取得了重要进展。2006年,我国原油产量为1.84亿吨,天然气产量为586亿立方米。2013年,我国原油产量为2.1亿吨,天然气产量为1209亿立方米,分别增长了14%和106%,增长态势喜人,尤其是天然气的进步更加显著,产量翻了一番。原油主要来自常规油、浅海油的增长,天然气主要来自常规气、致密气和深层气的增长。如今,我们正加紧学习国外非常规油气的勘探开发技术与做法,再加上自身非常规油气、深层油气的资源优势,我国油气勘探开发前景十分光明。

如果说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创新实践为世界石油工业做出了巨大贡献,那么,我国在深层油气勘探的探索也为世界石油工业做出了重要贡献。自西部大开发以来,我国深层油气勘探局面焕然一新,井深从6000米增加到7500米,深层油气勘探开发实践和理论都不断取得进步。

一是塔里木盆地砂岩气田的重大突破。按照传统理论,在砂岩储层领域打探井最多只能打到6000米,越往下孔隙度越小,无法形成储层,是“禁区”。可是,自井深4000多米的克拉2高产中深层砂岩气田横空出世后,长达200公里的同一构造条带发现了很多深达6500米至7500米的大型气藏,经储层改造后,产量很高。这个构造带天然气储量规模上万亿立方米,这大大坚定了我们对超深勘探的信心。

二是塔里木盆地碳酸盐岩油田的突破。随着勘探思维的进一步解放,我们不断在深处寻找油田,由原来的井深5000多米推进到7500多米,含油范围越来越大,塔北塔中沿满西凸起很可能连成一片,形成一个含油气面积达5万平方公里储量规模十分惊人的巨型油田。

三是四川盆地深层震旦系气藏获得大面积的突破,含气范围可能达7500平方公里。特别重要的是,在上覆的寒武系发现了高产整装大气藏,面积805平方公里,探明储量约为4400亿立方米。

这三大发现不仅为我国油气工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世界油气深层勘探提供了重要支撑。

记 者:我国油气勘探开发成绩斐然,其背后的动力是什么?

邱中建:储量增长高峰期工程与风险勘探机制功不可没。

通过实施储量增长高峰期工程,勘探的投入得到了保证,为近8年来我国油气地质储量的稳定高速增长奠定了基础,而且这个高速增长趋势可以顺利延长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同时,石油企业创建了风险探井勘探机制,探井失利井风险由企业总部承担,探井发现成果由各油田获取,但风险探井必须经总部专家论证后实施。这样,既防止了盲目乱打探井的倾向,又大大激发了各油田实施高风险探井的愿望,取得了一批意想不到的重大发现。还有的石油企业设立了新区勘探部门,专门承担新地区。新领域的风险勘探,也获得了一批重要发现。

记 者:我国油气勘探开发事业近年来遇到了哪些瓶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邱中建:资源品质劣质化是我国油气勘探开发面临的十分严峻的挑战。当前,发现优质油气田的概率越来越小,资源劣质化导致勘探开发成本越来越高,单井产量越来越低,必须依靠技术进步和认识创新来应对。

技术进步要在地震、钻井和储层改造这三大核心技术上下功夫。当前,我国地震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要保持优势;钻井当前存在的问题比较多,如何实现打好、打快、高效作业降低成本,需要我们奋起直追;储层改造,特别是水平井分段储层改造当前还处于起步状态,需要加快发展步伐,尽快服务于油气勘探开发。

此外,我国实验室测试技术也必须奋起直追。当前,我国要加强非常规油气发展,储层内部世界的研究不容忽视,这需要实验室测试技术助推。我们对微观世界的认识程度还较低,例如页岩、致密砂岩、致密灰岩的孔隙度(包括有机质孔隙、纳米孔隙等)如何计算,致密岩石中含气量多少,如何测定准确的含气量,游离气、吸附气分布的各种条件,在特定条件下是什么分布比例,这些技术都需要加快发展。

记 者:油气勘探开发领域有哪些层面需要我们进一步解放思想,创新认识?

邱中建:在积极进行常规油气勘探开发的同时,要进一步对我国非常规油气加快认识,解放思想,加大力度。

中国致密油、页岩油是一笔很大的财富,资源量评估在130亿吨至200亿吨,一些盆地已经进行水平井规模开发试验,证明有很好的经济效益,但有些盆地开发还存在争议,应大胆实践,尽快取得进展。

中国的致密气也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可采资源量评估为11万亿立方米左右。鄂尔多斯盆地已经大规模地开发,但现在致密气和常规气混在一起,缺乏政策的强力推动,使低品位致密气储量动用程度很差。

目前,中国页岩气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中国石化在重庆涪陵地区发现一个规模很大的海相优质页岩气田,用水平井分段压裂进行开发,有较好的经济效益。这套志留系优质页岩分布稳定,在四川盆地广泛存在,因此,现在已经有条件在四川盆地及附近地区加大页岩气的勘探开发力度,争取取得更大成果。

记 者:对我国油气勘探开发的下一步发展,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邱中建:我们首先要明确我国油气勘探开发的发展方向,实现“油稳气快”,实现常规油气与非常规油气勘探齐头并进。

尽管石油勘探开发难度越来越大,可随着致密油和深层油的突破,我们有了“稳油”的底气,在某些时段,还可做到小幅度的“稳中有升”。天然气不仅是这几年油气勘探开发的重点,未来仍将会是重点,因此要加快发展步伐。2020年,天然气年产量要和石油年产量平起平坐,占据“半壁江山”。

此外,常规油气目前是我国油气生产的主力军,深层油气勘探是当前常规油气的重要方向,不能放松对它的探索与研究。非常规油气是新生事物,要加深认识,加大力度,加快发展。因此,要坚持常规与非常规并重,共同推进我国油气勘探开发事业的发展。(邱中建,石油地质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陆相生油理论的杰出践行者,大庆油田的发现者之一。)

吉林搁架

河北天然水晶眼镜

海南胶合板箱

沈阳打猎头灯